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会计

本社时评: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恋爱课”?

发布时间:2020-09-03


新学年首周,天津大学学生拿到的选课手册中赫然列着一门恋爱学理论与实践》课程。该课程2学分,将于寒假后的下学期开课,分理论和实践两部分,“学以致用,交到对象,可以酌情给满分。”(中国新闻网 9月21日)

高校开恋爱课早已不是新鲜事,华东师范大学一门 “婚姻与爱情”的选修课曾引发众多学子争选;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一老师的“婚恋心理学”被广泛誉为“一门特色通识课”……如今天津大学将其纳入课外实践教育学分综合素质测评范围内,并鼓励学生学以致用,“交到一个好对象,可酌情给满分”。

此番大胆之举,一经报道立刻引来网友围观,支持者与批评者可谓各执一词。尽管有网友担忧如此大学便成“恋爱场”,但更多声音是“得课如此,复何求哉”。笔者认为:关注和贴近学生的现实需求是颇值得称赞的,但要注意切莫将这门课的“经”念歪了。

德国心理学家弗洛姆在其著作《爱的艺术》中曾写道:如果没有爱他人的能力,如果不能真正谦恭地、勇敢地、真诚地和有纪律地爱他人,那么人们在自己的爱情生活中也永远得不到满足。时下不少大学生尽管心理逐渐成熟,但尚缺乏爱的能力。有一项针对高校学生恋爱现状的调查显示,校园恋情的“成活率”仅为1.5%,23.9%有恋爱经历的大学生很希望和自己的恋人结婚,22.1%有恋爱经历的受访者是为了“寻找未来伴侣”。

由此可见,大学教育引入恋爱课,不仅是迎合了学生们的正常情感需求,更是彰显了大学教育回归人性之本的初衷,是对大学教育本身的拓展和丰富。那究竟这门课该如何上?又该坚守怎样的情怀?细致说来,大学应借助这样一门课程教会学生“爱自己、表达爱、接受爱、拒绝爱、维系爱和放手爱”的爱的能力与本领;同时,诸如如何把握对方的情感尺度,如何提高恋爱抗挫折的能力,如何友好真诚地与人交际等具体问题,均应借此使学生寻觅到适合个体需求的答案。

进一步讲,恋爱课作为德育课程的一部分,无论从内容或形式,在一定程度上,都走出了传统课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理论呼吁和以死记硬背为主的考试,是一个追求美、享受美、给予美的课程。从这个意义而言,恋爱课无疑是大学生德育课的一项创新之举。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大学恋爱课就可以百般推崇,毫无禁忌吗?其实不然。针对某些高校将恋爱课以“交到一个好对象”为目的,硬生生将其开成“婚介所”、 “相亲会”的行为,当务之急必须加以纠正。也就是说,如果纯粹为了教授恋爱技巧,一味鼓励学生去谈恋爱,这样的课程就难免有失水准,不开也罢。再有需注意的是,恋爱课切不可“喧宾夺主”,大学期间学生还应以学习知识、思想创新为主要任务。

诚然,单纯一门恋爱课承受不了爱的教育,却可引发学生们对爱情的思考,进而改变行为。而恋爱课需要成为一门闪耀人性光辉和爱之智慧的课程,引导越来越多的学子感悟人性真谛、学会爱的能力、担负爱的责任,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恋爱课!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

上一篇: 春节前夕教育部领导看望老同志

下一篇: 教育部:实施“六卓越一拔尖”,推动“大学生实习条例”立法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