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想理论

卢映西:说说曹长青先生的一根筋

发布时间:2020-09-28

有脑子的右派也开始怀疑资本主义了,只有曹先生这样的一根筋还在欢呼。

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所着的《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已经在当前理论界、舆论界激起了滔天巨浪,观点纷呈,目不暇接。其中反方最为极端的,可能要数曹长青先生的《从头错到尾的“新资本论”》。肤浅才会导致极端,这是一种规律性的因果关系。下面随便拎出曹文的几个观点,看看能不能印证这一规律。

一、“(马克思的)《资本论》的宗旨就是要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它不仅主张消灭阶级差别,甚至要消灭私有财产,以此达到人人平等的公正、公义社会。按照这个美丽无比的乌托邦去试验,导致了人类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共产主义。”

一知半解的人才会把马克思的理论理解为要解决贫富不均问题。均贫富的思想自古就有,当代高福利的北欧国家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贫富不均和共同富裕的问题。马克思理论的科学性在于发现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资本主义必然导致经济危机(贫富不均只是加速经济危机到来的一个重要因素),因而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制度。所以,资本主义必然要被另一种更合理的可持续的制度替代。直到今天,资本主义社会的每一次经济危机仍在不断为马克思加分!

对于将来会替代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制度,以及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马克思并没有画出具体的蓝图。后来的马克思主义者们根据各自的设计图进行试验,苏联模式失败了,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也失败了。但是寻找新制度试验的失败并不等于旧制度的成功,试验失败的代价也不可能超过一个必然失败的制度所带来的灾难。资本主义引起的两次世界大战都不算残酷,反倒要把“人类有史以来最残酷”的帽子扣到尚未实现的共产主义头上,没点颠倒黑白的胆量,还真做不出来。

如果因为几次试验失败就停止探索,人类可能至今仍没有电灯。当然,失败的教训应认真总结,以使今后的探索沿着代价更小的方向前进。这些道理本不深奥,但是更浅的曹先生不可能懂。

二、“左派关注如何‘分配’财富,右派关注如何‘创造’财富。”

上一篇: 外媒公布最有钱途的大学专业,文科生看完都哭了!

下一篇: 北京园林学校 新增古建筑修缮专业